文革中的“六十一人叛徒集团案”是怎么回事?

2019-03-30 00:55

  “文革”期间的所谓“61人叛徒案”导致包括薄一波在内的大批人被打成叛徒,并成为“反党”的有力“罪证”。所谓六十一人叛徒集团究竟是怎么回事呢?

  事情还得从1936年3月说起,当时受中共中央的委派来到华北,任北方局书记。到天津后,发现这里党组织遭破坏,干部严重不足。

  1936年4月的一天,见到中共北方局组织部部长柯庆施,两人谈了华北的形势,这时柯庆施灵机一动,突然想到当时北平草岚子监狱“北平军人反省院”关押着一批党的干部。这批干部主要是30年代初期因北方党组织两次遭大破坏而被捕的。到1936年时,还有薄一波、刘澜涛、安子文等60多人被继续关押着。这些人都是党的一笔宝贵财富,如果能将他们营救出来,可以大大加强华北地区的干部力量。

  当时监狱规定,他们徒刑期满后,假使你不,也不能出狱。 他们铅印好一个“启事”,要刑期已满的犯人在上面按个手印,即可释放出狱。但监狱里的员拒不就范。于是,柯庆施向建议,让狱中的干部履行监狱规定的手续,及早出狱。

  当然清楚所谓履行出狱手续意味着什么。更明白这件事情的重要性和紧迫性。最后他点点头,缓缓地说:我个人同意。履行敌人规定的出狱手续,是在特定条件下采取的一个特殊措施,有利于党的事业。但他也深深感到,这件事情关系重大,责任重大,必须请示中共中央。

  于是,立即请示中央。时任中央“负总责”的张闻天与研究后批准了建议,张闻天代表中央给和北方局回电,批准了这个决定。

  1936年6月,接到中共中央的批复,立刻把这件事交由柯庆施去执行。柯庆施当即派地下党员与被关在监狱内的同志取得联系,并送去一封信,指示他们可以履行“出狱手续”,争取早日出来。当时正担任狱中党支部书记的薄一波和支部委员刘澜涛、殷鉴,收到密信后,疑虑重重,担心这是敌人设下的又一个圈套,于是决定不予执行,也不在党员中传达讨论。

  北方局送信到狱中已三个月,仍不见回音。决定写第二封信给狱中同志。信中说:

  党组织营救你们出狱,这是中央的决定。考虑到你们是经过长期斗争考验的,党认为,为了争取你们尽快出来为党工作,你们不但可以,而且必须履行敌人出狱手续。党现在向你们作出保证,在政治上和组织上中央完全负责,政治上不以叛徒论,组织上不歧视,你们要相信中央。如果你们接此信后,仍然拒不执行,就要犯更大更严重的错误。

  为了证实这两封信是否真是中央的指示,狱中支部又通过另外的通讯办法得到了北方局的第三封信。信上再次说明,这些指示是北方局向中央建议,经中央批准的,随信还附有北方局向中央建议的主要内容抄件。

  最后在狱中的同志经讨论一致同意服从组织决定。随后薄一波、刘澜涛、安子文等几十名员,分作九批履行了监狱规定的手续陆续出狱。出狱后他们被中共党组织分配到山西、河北、天津等地,开始新的工作。1945年在延安召开中国第七次代表大会时,出狱的人中有14人作为代表出席了这次会议。

  这段历史中共中央早有定论,但在爆发后,、康生一伙,却又将它作为一桩历史疑案,重新提出。当时这批人尚有40人健在,其中有22人担任着省委书记、副省长、中央机关副部长以上乃至国务院副总理的领导职务。

  他们为了借机陷害这批老同志,把薄一波等经组织决定出狱,说成了“自首叛变”,说成是“招降纳叛的组织路线”。为此,还搞假证进行诬陷,欺骗各中央委员。

  更有甚者,他们怕张闻天如实说出当年中央批准北方局建议的事实经过,还对其进行了威胁和关押监护。

  在他们煽动下,经同意,1967年3月16日,中共中央印发《薄一波、刘澜涛、安子文、杨献珍等六十一人的自首叛变材料》。这一文件指出:“在反对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斗争中,揭发了薄一波、白小姐四不像的图刘澜涛、安子文、杨献珍等61人的叛徒集团。”文件还说:“薄一波等人自首叛变出狱是策划和决定,张闻天同意,背着毛主席干的。”

  此事成为打倒的有力“武器”。然而如果追溯历史,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,首先提出这一建议并具体实施这一计划的并不是,而是柯庆施,虽然柯庆施于“文革”发动前已逝世,但他并没有因此受牵连,1967年依然称赞他为“的好学生”,1975年中央还召开“柯庆施逝世十周年”大会以纪念他。

  1978年,由曾彦修作证,时任中组部部长的,顶住种种压力,积极拨乱反正,“六十一人叛徒集团”案得到平反。“文革”中幸存下来的老同志从“叛徒身份”的枷锁下解放出来继续从事党的工作 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