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“文革”中的批示艺术

2019-03-30 10:47

  “文革”中,的一些话作为“最高指示”,被人们传诵并奉行。不过,他的一些批示有时却并不明确,反映出他本人在一些问题上的犹疑。

  “文革”初期,被疏散到江西。1972年8月,给写信,全年绝杀一波2019!提出自己愿意出来做点工作。随即在的来信上加了批语,嘱咐周恩来阅后交将此信和批语印发给中央的各位同志。1973年3月10日,经同意,中央作出了关于恢复党组织生活和国务院副总理的决定。

  陈云原任中央副主席、国务院副总理,“文革”中被解除了除中央委员之外的全部职务。1972年7月,陈云给并中央写信,反映他在江西南昌疏散和下放的情况,请求中央根据其身体情况,予以力所能及的工作,以及“如果没有适当的工作可分配,可否在我身体还能走动的几年在春秋季节仍到外地下面去看看?如果可以这样办到的话,因为我不能坐飞机,可否破例在往返路上给我一个能烧暖气的公务车,避免受冷感冒,也可延长一点在外地走动的时间。”等等。随即在陈云的来信和信封上分别写了批语:“请中央商定。我看都可以同意。”“请总理办。”此后,陈云的情况得到改观。

  上述关于人事问题的批语,都是比较明确的。不过,在有的批语上,反映出当时的犹疑不确定,比如对待薄一波等。

  1966年8月,薄一波给写信,信中说:“8月18日上主席跟我握手并亲切勉励要我好好革命时,我深受感动……最近主席如果有时间,希望找我谈一次。我想主要谈两个问题:(一)工交各部当前“”的主要情况,同时检查我在运动中所犯的错误及我的一个请求。(二)我对改革工业体制的一个设想。”

  8月21日,在薄一波的来信上作了批语:“印发常委、文革小组及薄一波同志。请一波同志将一个请求和一个设想先用书面告我,然后谈话,可以缩短谈的时间。你是一个爱讲长话的人,我有点害怕听三四小时那样的长话。”

  从的批语上看,已经显示出他对薄一波的成见,或者他已经不想倾听对方更多的解释了。

  刘澜涛时任西北三线年,他在天津从事地下工作时被捕,此后关押在北平军人反省院,1936年经中央批准,与薄一波等61人在履行了简单的必需的手续后,集体出狱,参加抗日。“文革”初,刘澜涛受到的围攻。很快就对中央关于刘澜涛出狱问题的复电稿和当年中共中央总SJ张闻天写的有关证明材料作出了批语。

  应该说,是早就知道此事的,所以,他对周恩来报告所请写了“照办”两个大字。尽管如此,他内心仍有犹疑,最终酿成了“六十一人叛徒集团”冤案。

  在的有些批语中,往往会有一个“似”字,这除了公文的惯例、行文的习惯、对中央集体领导及民主作风的某种尊重之外,也是出于避免过于突然的一种心理反应。

  比如,上将曾任常委兼副秘书长、海军政委,在“文革”中却受到错误批判,并被解除了职务。1971年12月,给写信,表示决心“回到主席的革命路线上来,争取晚年为人民做一点有益的工作”。在1972年3月5日批示说:“此人似可解放了。如果海军不能用他,似可改回陆军(或在地方)让他做一些工作。可否,请中央酌定。”之后,得以复出,翌年,担任海军第一政委。

  1973年11月,曾任解放军总参谋长的罗瑞卿给写信,内称:“我发现满身是病,两腿残伤,恳求主席和党解除对我的关押,给我一定限度的自由。”随即在来信上批示:“似可释放。请中央酌定。”不久,罗瑞卿被解除监禁。至1975年,罗瑞卿又被恢复了党组织生活,8月担任顾问。

  “文革”的发动,文艺界是诱发点,也是重灾区,彩民之家资料大全。文艺界的领导人物几乎无人幸免。许多人成为“文艺黑线的代表人物”,如曾任中宣部副部长、中国文联副主席、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的周扬,曾任中宣部副部长、文化部副部长的林默涵等。

  1975年6月,林默涵给写信,感谢不久前中央宣布对他解除监护、恢复自由。7月2日,阅读了林默涵的来信后,想到了周扬。随即,他在来信上加写批语:“中央:周扬一案,似可从宽处理,分配工作,有病的养起来并治病。久关不是办法。请讨论酌处。”(摘编自《大周末》《党史博览》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